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小粟说事 > 网络趣事

亲情 文∕路桥分公司 粟周毅

时间: 2018-04-26 14:35:43



亲情

∕路桥分公司 粟周毅

     亲情是人一生中都要经历的情感之一,她和爱情、友情并称为“情感三姐妹”。

 今年国庆刚过,沙湖项目组织员工前往九寨沟旅游,我有幸带队前往。成都是我的老家,家中的亲戚都在成都的郊县——新都开发区,但因旅游的行程安排较满,到了成都的第二天清早就前往九寨沟去了。到12号晚从景区返回成都,家中的亲戚早已在我入住的宾馆等候了。在亲情的感染下,我上了车,前往离成都四十分钟车程的新都,他们为我在那里安排下了丰盛的宴席。妹妹全家人都已到齐,唯有我的舅舅因接外孙放晚自习还没有到场,大家在相互的问候声中等待舅舅的到来。我舅舅名叫郭正兴,和我的母亲是同父异母的姐弟,记忆中最近见到舅舅是在30年前。从小我就对他有种特殊的崇拜,因为舅舅写得一手好书法,而且博古通今,在我的心里,他很有才华,不知是他生不逢时,他没有赶上如今好时代,还是他的个性始然,空用一肚子的墨水无处施展,这让我多少为他感到一点遗憾。听母亲说,舅舅在红色年代是个很激进的青年,属于又红又专的那种,到处都能看到他的身影,忙碌于各种大小的会议。当全国一切恢复正常后,他的那种激进却成了他的鸡肋。我想这可能就是他怀才不遇的原因吧。

 在我的回想中,舅舅的身影出现了。当他完全出现在的视线时,我突然楞住了。舅舅以前高大挺拨英俊的身驱不见了,取代的是矮小和苍老,我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古稀老人是我曾经才华横溢的舅舅,可他那象极了母亲的面容让我无法回避这个事实。30年的云和月,30年的风雨沧桑,让人历尽了多少欢乐和磨难,这30年中又有多少变化在改变着我们,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只有我们自己知道。尽管现在的交通已很便利,经济也比原来好很多,可短短的1000多公里路,为何要等上30年才相见啊?唉,都说岁月无情,其时无情的又何止是岁月啊!此时的我,心中涌起无限的感慨,我眼框朦胧了,冲上去抱住了又矮又老的舅舅,心酸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,口里不断的重复着:舅舅您要保重身体啊,下次我再回来看您。席间,我和舅舅回忆了30年前许多的往事,其实往事并不如烟,它仍然在我们每个人心中静静的流淌着。

 饭后,我去了舅舅家。记忆中的老房子早已不在了,他们已搬进新房好多年了,我努力在脑海中搜寻我小时候曾经住过地方的模样,但新都的变化太大了,在大白天都让你难以辩清方向,更何况是在华灯初上的晚上。尽管在舅舅家只呆了短短的几分钟时间,家中的器物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,唯有墙上已去世的外婆相片让我足足看了两分钟,我从小是外婆带大的,这个老人在我儿时的印象中是个坚强、开朗、勇敢、能干的女人,认为她什么都不怕,是永远都不会死的人。儿时的想法真是天真幼稚,新陈代谢的道理还根本不懂得。看着那熟悉的面孔和笑容,我心里那个痛哦无法用语言表达,只是默默的从舅舅手中接过已点好的香,为她老人家敬上,并重重的磕了三个头。离开舅舅家时,全家人送我到路边,看着亲人们那期盼难舍的表情,我心里有一万个不想走的理由。尽管嘴里不停的说着,下次我一定回来好好玩几天,可我心里对下次的具体时间并没有确定,这次都等了30年,下次呢?我相信肯定不会再等30年了,都等不起了。我心中暗暗下定决心:亲人们,你们要保重身体,我会尽快再来的。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这个道理几乎人人都懂,可现实中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啊。

 回宾馆的路上我心情久久难以平静。亲情源于血源,这辈子能让我们彼此成为至亲的人,是千万分难得的缘份。你我要珍惜啊!无论工作多忙,路途多远,都要常回去看看,不要等到万般无奈时空留许多遗恨。

  

收缩